用首夫托拉基斯基的卫星环游世界

伊朗恰高·占比尔 Chogha Zanbil Ziggurat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都开始玩卫星了……


本站收录了完整的《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名录》,不仅插图高级,而且全部链接到卫星影像甚至高清街景,如同身临其境。


首夫托拉基斯基的卫星使用说明。 如果你喜欢这个小玩意就请告诉你的朋友。咱们不是土豪也能嗨嗨皮皮环游世界!  

琼戈尼岩石艺术区 Chongoni Rock-Art Area


琼戈尼岩石艺术区(Chongoni Rock-Art Area)位于马拉维中央高原树林丛生的花岗岩山岗上,占地126.4平方公里。该地区127处遗址最集中、丰富地展现了中部非洲的岩画艺术。它们反映了相对贫乏的农民岩画艺术传统,以及自后石器时代就居住于此的群居猎人巴特瓦的绘画艺术。马拉维是农业国,是联合国宣布的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琼戈尼岩石艺术与切瓦人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切瓦人酷爱岩画,他们习练岩画的历史延续至今。马拉维中央高原树林丛生的花岗岩山岗上这些密密麻麻的被广泛收藏的岩石艺术,反映了许多世纪以来包括切瓦人在内的本地人庇护文化传统的非凡毅力。

比索顿古迹 Bisotun


比索顿古迹(Bisotun)中最主要的纪念物就是公元前521年大流士一世为纪念其执掌波斯王朝而下令建造的有浅浮雕和楔形文字铭文的纪念碑。大流士的浅浮雕雕像展现出统治者的姿态,手持弓箭,脚踏仰卧在他面前的一个人的胸部。传说那个被大流士踩在脚下的人叫高墨达(Gaumata),是一个米堤亚巫师。他觊觎王位而行刺却使大流士掌握了权力。


在浅浮雕下面和四周有1200行铭文,记载了公元前521年至520年大流士与那些试图分裂帝国(由塞勒斯建立)的各统治者交战的历史。铭文用三种文字写成。最古老的是埃兰语文本,讲述了关于国王和反叛者的传说。铭文的最后一部分非常重要,这是大流士第一次用古波斯语言记录他的丰功伟绩,也是已发现的唯一一份能够证明大流士重建了帝国的重要阿契美尼德文本。

阿曼的阿夫拉贾灌溉体系 Aflaj Irrigation Systems of Oman


阿曼的阿夫拉贾灌溉体系(Aflaj Irrigation Systems of Oman)这处世界遗产包含了5个阿夫拉贾(Aflaj)灌溉体系,同时也是3000个在阿曼仍然使用中的系统的典型代表。这种灌溉系统的由来可以追朔到公元500年左右,但是从考古学上的证据来看,这个应用在极端干燥地区的灌溉系统应该早在公元前2500年就已经存在。


阿夫拉贾(Aflaj)是法拉伊(falai)的复数形式,词源为阿拉伯语,指为了维持灌溉系统的基本特征而平等划分稀有的资源。通过这种复数形式,达到公平合理的使用水源,以确保能永续性地维持这种灌溉系统的特征。这一村落及城镇间如何公平且有效的管理及分配水资源的机制,至今依然建立在彼此间的信赖和公共利益上,并且透过大量的观测数据来引导。


阿夫拉贾灌溉体系的水源来自地底和山泉水等,具体分为3类:干谷水(Ghaili),占阿夫拉贾地区水源的48%。山泉水(Aini)约占28%。地下水(Daoudi)约占24%。取水后,利用重力将水源向远处输送,通常可以送达至几千米远。此外,还会建立瞭望台,目的是保护水资源系统。

阿普拉瓦西·加特地区 Aapravasi Ghat


阿普拉瓦西·加特地区(Aapravasi Ghat)是毛里求斯首都路易港水边的建筑群,被认为是“现代契约劳工国外定居开始的地方”,和今天全球经济体系的发源地。1834年,英国政府选择毛里求斯岛为第一处试验地进行所谓的“伟大试验”,用自由劳动力代替奴隶。在1834年到1920年间,近50万名有契约的劳动力从印度来到这儿。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移民见证。


阿普拉瓦西·加特登陆点建于1849年,至今已有150多年的历史。然而由于自然灾害和历史原因,这一建筑群包括码头阶梯、医院区、劳工暂住处和服务区等,目前仅存15%。没有外来移民,就没有今天的毛里求斯。当时移民来的劳工肯定不会想到,阿普拉瓦西·加特登陆点会成为现代毛里求斯社会特性的一个重要象征,更不会想到经过他们几代人的努力,这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会变成被人称颂的人间天堂。

鲸鱼峡谷 Wadi Al-Hitan (Whale Valley)


鲸鱼峡谷(Wadi Al-Hitan (Whale Valley))在远古时期曾是一片汪洋,有成群的鲸鱼出没。这里有珍贵的鲸化石,这种鲸类属于最古老的、现已绝迹的古鲸亚目。这些化石反映了主要的进化历程之一:鲸由早期的陆生动物进化为海洋哺乳动物。这是世界上反映这一进化阶段的最重要遗迹,生动地展示了这些鲸在进化过程中的生命形态。


这里也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处农业区,至少是最早的农业区之一,湖周围种植的作物被人收割起来,土地上树起了栅栏,建起了干燥的储藏区。即使是今天,这里仍然以其水果、蔬菜以及鸡肉著称。在“鲸鱼谷”,沿途有形态各异的石灰石沙岩,它们有的像蘑菇、有的像鸟类,也都最初形成于4000万年前的远古海底。

西恩富戈斯古城 Urban Historic Centre of Cienfuegos


西恩富戈斯古城(Urban Historic Centre of Cienfuegos)于1819年建在西班牙领土上,但最初在此定居的却是法国移民。这里是一个甘蔗、烟草和咖啡贸易中心。始建风格为新古典主义,随后风格有所折衷,但仍保留了和谐统一的小镇风貌。西恩富戈斯是19世纪拉丁美洲发展起来的建筑群中的第一个杰出典型,体现了城市规划中现代化、卫生和秩序的新观念。


西恩富戈斯(Cienfuegos)由法国殖民者于建成,并以法国的殖民建筑而著名,西恩富戈斯古城主要是指建筑精华的中心城区,于1819年成为了西班牙殖民地。该处的街区以矩形布局,道路宽敞,其建筑包括宫殿、学校、教区和住宅,有许多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著名的建筑物有市政厅、康塞普西翁大教堂、巴列宫等。

巴林贸易港考古遗址 Qal’at al-Bahrain


巴林贸易港考古遗址(Qal’at al-Bahrain – Ancient Harbour and Capital of Dilmun)见证了从大约公元前2300年至公元16世纪人类一直就在此居住的历史。遗址中已被挖掘的部分约占25%,展示了不同类型的房屋结构:包括住宅、公共设施、商业、宗教和军事设施。这些足以证明数世纪来这里作为通商口岸的重要性。目前展现在人们面前并不是遗址的全部内容,而仅仅是挖掘出的四分之一的面积。


卡拉特考古遗址(也译作:巴林贸易港考古遗址)又被称作巴林堡,位于巴林岛上。巴林堡在葡萄牙殖民地时期,称为葡萄牙堡(葡萄牙语:Qal'at alPortugal)。这是一个典型的台形人工土墩遗址,土墩高12米(39英尺),包括7层堆建而成,供人类居住。考古学研究发现该遗址包含七种文明,而其中最早出现的文明,也是当地古代影响力最大的文明是由迪尔蒙帝国创造的迪尔蒙文明。


遗址有人工建造的连续许多层土墩,社会阶层生活地区面积17000平方米,生活区包围着土墩的核心区。堡垒的城墙目前只能在土墩的北侧、西侧和南侧,东部还没有挖掘。西部城墙目前保存较为完好,长9米。街道南北走向有12米宽。约公元前1800年当时的城镇逐渐衰落,并最终掩盖在沙漠中。

知床半岛 Shiretoko


知床半岛(Shiretoko)是全球纬度最低、且有海冰现象的海域。知床半岛长约63公里,尖端的知床岬,阿伊努族语“siruetoku”是大地尽头的意思,如同其名人迹罕见保持原始面貌,因此被称为“日本最后的秘境”。硫黄山是半岛中唯一的活火山,火山活动到目前还在持续。


整座半岛在蓊郁茂密的原始林内,栖息着许多稀有珍贵的动植物。平地是虾夷松、椴松原生林,水楢、岳桦树林遍布于山腰,标高600公尺以上的森林界限是伏地松及高山植物带。罗臼岳的登山步道,每到夏季高山植物百花怒放。灰熊、虾夷鹿、北狐狸、岛猫头鹰等珍贵的野生动物在这保留原始风貌的自然乐园中自由的生息繁衍。


早在1964年,知床半岛就被确立为日本国立公园,而这次入选世界自然遗产的范围包括了知床半岛和距海岸3公里内的海域,共计7.1万公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入选评语上称其为“海洋和陆地相互作用结果的稀缺生态区”。

帕拉丁莫瑞图斯工场-博物馆建筑群 Plantin-Moretusmuseum


帕拉丁莫瑞图斯工场-博物馆建筑群(Plantin-Moretus House-Workshops-Museum Complex)建于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是一个文艺复兴时代和巴洛克风格流行时期兴建的印刷厂和出版公司。它位于同巴黎和威尼斯齐名的欧洲早期三大印刷名城之一——安特卫普,与铅印术的发明和传播有关。它是一个实在的关于思想、信仰、技术和文艺的结合体,具有突出的普遍意义。


博物馆以16世纪下半叶(公元1520至1589年)最伟大的印刷商、出版商克里斯托弗·帕拉丁(Christophe Plantin)的名字命名。这一古迹具有杰出的建筑艺术价值,囊括了16世纪晚期欧洲最鼎盛印刷出版社工作和生活的所有证据。这个公司一直运营到1867年,公司大楼目前还保存有大量旧印刷设备、一个藏书颇丰的图书馆以及大量的珍贵档案和艺术品,其中还有一幅鲁本斯(Rubens)的画。街景

奥孙-奥索博神树林 Osun-Osogbo Sacred Grove


奥孙-奥索博神树林(Osun-Osogbo Sacred Grove)被视为约鲁巴神的万神殿之一,即生育女神奥孙的住所,大量的神祠、雕塑品和艺术作品星罗棋布地分布在树林中蜿蜒的小河边,以纪念奥孙和其他约鲁巴神灵。目前看到的作为所有约鲁巴人身份象征的神树林,可能是约鲁巴文化中最后一片神圣的树林。奥孙-奥索博神树林是曾经在所有定居点之外广泛种植神圣树林做法的见证。


奥孙-奥索博神树林是世界上最大的,也许是仅剩的例子,证明约鲁巴人建立神树林来表达他们的宇宙观曾经是一种普遍的现象。神树林生动地反映了约鲁巴语人的神祗系统和宇宙观。这片神树林,现在被视为约鲁巴人一种身份的象征,这也许是约鲁巴族最后的文化。

关键字: 主题 回复
Copyright© 首夫托拉基斯基的卫星 www.2QQ.ne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