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首夫托拉基斯基的卫星环游世界

布尔戈斯大教堂 Burgos Cathedral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都开始玩卫星了……


本站收录了完整的《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名录》,不仅插图高级,而且全部链接到卫星影像甚至高清街景,如同身临其境。


首夫托拉基斯基的卫星使用说明。 如果你喜欢这个小玩意就请告诉你的朋友。咱们不是土豪也能嗨嗨皮皮环游世界!  

米基肯达卡亚圣林 Sacred Mijikenda Kaya Forests


米基肯达卡亚圣林(Sacred Mijikenda Kaya Forests)是肯尼亚沿海地区11个独立的森林,长约200千米。当地是米基肯达人长期的居住区,包括九个民族。森林居住区防卫森严,表现了当地人同一性、连续性和凝聚力的生活特点。米基肯达卡亚圣林内有很多地点被称为“卡亚”,据介绍,卡亚其实就是定居点的意思,被称为“卡亚”的地方就是米基肯达人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卡亚大都建成于16世纪,但在20世纪40年代初被废弃,现在被当地人奉为祖先的居所,并作为圣地受到保护。米基肯达人在十五世纪前一直傍海而居,在葡萄牙人入侵蒙巴萨后,被迫迁移至内陆山上。如今,米基肯达人仍延续着长老制度,而且有少数老人还住在圣林里,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三清山国家公园 Mount Sanqingshan National Park


三清山国家公园(Mount Sanqingshan National Park)又名少华山、丫山,位于中国江西省上饶市玉山县与德兴市交界处。因玉京、玉虚、玉华三峰宛如道教玉清、上清、太清三位尊神列坐山巅而得名。三清山主体南北长12.2公里,东西宽6.3公里,平面呈荷叶形,由东南向西北倾斜。位于欧亚板块东南部的扬子古板块与华夏古板块结合带的怀玉山构造快体单元内。


三清山不同成因的花岗岩微地貌密集分布,展示了世界上已知花岗岩地貌中分布最密集、形态最多样的峰林;2373种高等植物、1728种野生动物,构成了东亚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环境;1600余年的道教历史孕育了丰厚的道教文化内涵,按八卦布局的三清宫古建筑群。山势是东、南、西三面陡峻,北面稍缓。从山脚至山顶,水平距离5公里,海拔由200米陡增至1816米。三清山街景

黑脉金斑蝶生态保护区 Monarch Butterfly Biosphere Reserve


黑脉金斑蝶生态保护区(Monarch Butterfly Biosphere Reserve)面积为56259公顷,位于墨西哥城西北部约100公里处密林丛生的崎岖山区。每当秋季来临,数以百万甚或数以千万计的蝴蝶从北美的广大区域返回该地,聚集在这一森林保护区的小块林地上,它们的数量如此之多,以至于把树木点缀成了橘黄色,树枝都被这些蝴蝶的重量压弯了。


春季到来时,这些蝴蝶又开始为期8个月的迁徙,飞往加拿大东部然后再返回,在此期间有四代蝴蝶出生和死亡。它们如何找到返回越冬地的道路仍然是一个谜。黑脉金斑蝶是蝶类物种中最大的蝴蝶之一,俗称“帝王蝶”。前足相当退化,短小无爪。秋天返回墨西哥中部后,只会选择栖息在12个森林山区,各自形成族群,当它们在树枝树干上歇息时,会聚集成小团,总数高达数百万,场面相当壮观。


黑脉金斑蝶是通过什么机制指引如此大规模、远距离迁徙的?大多数人此前都认为它们的导向机制存在于大脑中。2009年9月,科学家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弄清楚了指引它们迁徙的生物钟竟然是存在于触须上。

毛里求斯莫纳山文化景观 Le Morne Cultural Landscape


毛里求斯莫纳山文化景观(Le Morne Cultural Landscape)莫纳山,全称是莫纳布拉班特山,是毛里求斯西南角的一个半岛,半岛上有一座高556米的玄武质岩山,是毛里求斯著名景点之一。莫纳山原本并不出名,19世纪奴隶将此处作为逃脱的隐蔽点后而得到重视。


这里山势险峻,在整个18世纪和19世纪早期,一直是逃亡奴隶的避难所。由于地处偏僻,树木繁茂而且绝壁环绕,逃奴在这座山的山洞和山顶上建立了小型定居点。通过逃奴的口口相传,莫纳山已成为奴隶争取自由的一个象征。事实上,毛里求斯作为重要的东部奴隶贸易中转站,也被称为“逃奴共和国”,因为大量的逃奴在莫纳山生活。


毛里求斯在历史上是奴隶买卖的重要中途站,18世纪和19世纪初期,许多奴隶逃到此地藏匿,这是因为莫纳山地形隐蔽、四周都是悬崖,与外隔绝。奴隶们在洞穴和山峰上聚居,建立起小社群。莫纳山由此成为广大奴隶不惜生命寻求自由的象征。

新喀里多尼亚泻湖:珊瑚礁生态系统 Lagoons of New Caledonia


新喀里多尼亚泻湖:珊瑚礁多样性和相关的生态系统(Lagoons of New Caledonia: Reef Diversity and Associated Ecosystems)生活着6个海洋生物群落,它体现了主要的珊瑚礁多样性及相关的生态系统,也是全世界最大的三个珊瑚礁生态系统之一。泻湖中有各种珊瑚和鱼类,集中了全世界结构最为多样的珊瑚礁,是一个包括红树林和海藻在内的统一的生物栖息地。


新喀里多尼亚泻湖世界自然遗产的核心区面积为157.43万公顷,缓冲区面积为128.71万公顷,共包括6处海洋生物区。新喀里多尼亚岛位于澳大利亚以东。1774年,库克船长行至此处,远望岛上片片丘陵起伏,很像被罗马人称为“喀里多尼亚”的苏格兰高地,于是将其命名为“新喀里多尼亚”。现在该岛是法国的海外领地。


努美阿是西南太平洋新喀里多尼亚的首府和主要港口,建于1854年,初称“法国港”,1866年改努美阿。建有水上飞机场,为美、澳两洲间海空交通的重要中继港站。港外16公里处礁屿上,耸立着一百多年前修建的阿梅代灯塔(Amédée lighthouse),成为努美阿的标志。

库克早期农业遗址 Kuk Early Agricultural Site


库克早期农业遗址(Kuk Early Agricultural Site)是一片占地116公顷的沼泽地,位于新几内亚南部海拔1500米以上的高地。考古发掘向世人展示了一项连续7000年,甚至可能长达1万年的湿地开垦景象。从土地耕作、用木制工具挖沟渠进行湿地排水,反映了农业转型的做法。库克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在如此长时间段内独立的农业实践的考古证据。


考古工作者将库克早期农业遗址分为六期,其中的第1期位于灰土层之下,发现了9000年前种植的芋头和修建水渠帮助湿地排水的遗迹,研究者认为此处农业生产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一万年前。之后几期都处于灰土层之上,其中的第2—3期发现了7000年前的香蕉和甘蔗种植遗迹,第4到6期证明库克湿地自四千年前至今一直有着连续的农业生产。

加拿大乔金斯化石断崖 Joggins Fossil Cliffs


加拿大乔金斯化石断崖(Joggins Fossil Cliffs)是一处世界级古生物学遗址,占地689公顷。这个地区受到世界上最高的潮汐(超过15米或说49英尺)影响。经过潮汐作用不断侵蚀,形成23米高的断崖,化石崖壁上的有3亿年历史的96类共148种化石,还有20处足迹群,极早期动物及其所生活的雨林的化石和遗迹,都在原处未动,完好无损且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这处遗址群有绵延14.7公里的海崖,低矮的崖壁、岩石平台和海滩,保留着三种生态系统:河湾生态系统、洪泛平原雨林生态系统以及遍布淡水湖泊的防火林冲积平原生态系统。含大量石炭纪(3.54亿年至2.9亿年前)化石。乔金斯化石中心(Joggings Fossil Centre)从这里进去

卡马圭历史中心 Historic Centre of Camagüey


卡马圭历史中心(Historic Centre of Camagüey)是西班牙人在古巴最早建造的七个村庄之一 ,作为以养牛和制糖业为主的内陆地区城市中心,卡马圭的作用极为重要。为了防止海盗的侵袭,这里的道路如同迷宫。卡马圭是在一个不规则的城市格局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包含了大大小小的广场、蛇纹石街道、胡同和不规则的城市街区,这对位于平原地区的拉丁美洲殖民城市来说是极其罕见的。


卡马圭历史中心占地54公顷,1514年始建于今努埃维塔斯港所在地,曾名太子港。1528年迁现址。是一个相对孤立于主要贸易路线的传统城市居住区,堪称卓越典范。在城市布局方面,西班牙殖民者遵循了中世纪欧洲的习惯,西班牙泥水匠和建筑师把传统建筑技术带到了美洲。这一遗产体现了不同时期各种风格的影响:新古典主义、折衷主义、装饰派艺术、新殖民主义以及些微的新艺术和理性主义风格。

马塔王酋长领地 Chief Roi Mata’s Domain


马塔王酋长领地(Chief Roi Mata’s Domain)包括公元17世纪初建于埃法特岛(Efate)、勒勒帕岛(Lelepa)和阿尔托克岛(Eretoka)上的三处遗址。这些遗址与最后一位至高无上的酋长或马塔王的生死有关,现已成为瓦努阿图中心。这一遗产还包括马塔王的住所、他死去的地方以及马塔王的群葬区,它与那些有关酋长的口头传统和他所倡导的道德价值观有着紧密的联系。


马塔网酋长是17世纪初瓦中部地区最后一位至高无上酋长,他结束了部族纷争,实现了地区和平,但不幸被害身亡,葬于阿尔托克岛。酋长领地由居住地、死亡地和墓葬区组成,其中墓葬区为太平洋地区最大活人陪葬区,内有马塔酋长及50余名陪葬者遗骨。


玛塔酋长被害后,当地人害怕他冤魂不散,未敢将其遗体安葬在玛格斯居住地,而是选择帽子岛作为安息之所。洛伊·玛塔这个名字,也再未有人使用。墓葬区除酋长墓穴外,还有50个(其中20余个为妻妾)活人陪葬墓穴。

推菲尔泉岩画 Twyfelfontein


推菲尔泉岩画(Twyfelfontein)又译作特威菲尔泉,是一个举世罕有的岩石艺术遗址,峡谷的史前居民选择在峡谷的漂石上展示他们对世界的感知。迄今为止已记载有2000多幅图画。大多数保存完好的岩刻是犀牛、大象、驼鸟和长颈鹿以及人和动物的脚印画。该遗产还包括六个绘有图画的岩石庇护处,在红赭石上刻有以人为主题的图画。more than 175 engravings,cave with rock paintings,rare engravings of hand prints


这些岩刻是从两处遗产中挖掘出来的,包括来自石器时代晚期的石材工艺品、鸵鸟蛋壳珠和片岩吊坠。人或飞鸟很少见,据认为雕刻这些图形是说明人变成动物的礼仪。自然风化过程正在慢慢摧毁南部非洲的文化遗产,旅游业又使之雪上加霜,但推菲尔泉峡谷的岩石艺术却能促进人们对产生这些不可替代的遗产的不同民族的更深理解。65 engravings,2 large giraffes with a fine–pecked infill


这里积聚了整个南部非洲最壮观的岩石雕刻遗迹,但被错误地命名为“推菲尔泉”,这是南非荷兰语对“若有若无的喷泉”的称谓。这个峡谷的泉水根本不像喷泉,尽管很小,实际上却很可靠。而它的达马拉兰名称“Ui-Ais”即“跳跃的水洞”可能更为贴切。

关键字: 主题 回复
Copyright© 首夫托拉基斯基的卫星 www.2QQ.ne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